禅意生活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呢?

清是不沾染,是人品和人格的一种境界,即所谓的“人到无求品自高”;贫不是一贫如洗,要大家回到古代过“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”的原始生活,不是这个意思。清是不贪的意思。“贪”字是一个“今”一个“贝”,“贫”是一个“分”一个“贝”。是将自己的财富分享给更多更需要的人,这是贫;将他人财富据爲己有,这是贪。所以清贫生活是指过一种志趣高雅、简约自然的生活方式;放下对外界的执著,放下对物质的贪欲,过一种自在的生活,这就是禅意生活的开始。

禅意的生活是一种自在的生活。

现在好多人都感觉不自在,因为他们都不是为自己而活。父母为儿女活著,儿女又为父母活著,每一个人都活得很痛苦,很不自在。我们最难改变的是我们的观念,这是从小养成的,每一个人都被自己的观念和想法所封锁,真正的枷锁不是外在的,而是内心的。正如老子所讲“圣人恒无心,以百姓之心为心”,亦如释迦牟尼佛说法四十九年,讲经三百馀会,却认爲自己没有说过一个字。所以自在的生活一定在于我们自己的取捨,一定要让自己的心量放大,不要总纠结于一个小小的空间、一段小小的时间,甚至一截短短的情感。这些都是心量不大、智慧不圆满的表现。

古语有云:“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”,人生之所以不如意的事情有十之八九,就是因为我们的心量太小,只有一二份,所以不如意的事便有十之八九。如若心量有八九份,那不如意的事也就只有一二份了。真的心量大了,放下了,便得自在了。“自在”两个字来自《心经》: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”我们现在使用的很多词彙都是来自佛经的,譬如“单位”、“主席”、“书记”等。观是向内观,看自己的心是不是真的清淨了,是不是真的不起心动念了,心量是不是真的大了,这些都是“观”的功夫。真正放下了,心量真正大了,便能得自在。庄子在《逍遥游》中所说的:“御六气之便,以游无穷者”是一种大自在,但是还有更大的自在,那就是“芥子纳须弥”。所以真正的自在是既不为外界环境所限制,也不为内心欲望所制约,而与天地万物相往来,与万法为侣,做逍遥之游,这纔是真正的自在。

禅意的生活是诗意的生活。

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缺乏审美趣味和诗情画意的时代,一切都变得庸俗浅薄,一切都变得市场化和商品化,一切都变得急功近利合缺少趣味。没有人能安安静静坐下来为自己煎一碗茶,为自己焚一炉香,为自己弹一只曲,甚至为自己吃一顿饭。整个社会都步入一种病态之中,长此已往,后果不堪设想。现在国家职能部门一些有识之士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来提倡和弘扬传统文化,真可谓“亡羊补牢,犹未晚矣”,现在真的是到了一个很迫切的时候。

国外人提到中国,一般都将唐代的辉煌和清代的没落作对比。唐代我们最骄傲的是诗歌。所以诗意的生活应该从唐诗宋词开始,从最早的《诗经》开始。《诗经》共有三百零五篇,从西周到春秋八百多年,由采诗官採集整理而成,分为风、雅、颂三个部分。“风雅”二字就是来自于《诗经》,《诗经》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集大成者。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礼记》、《乐经》、《易经》、《春秋》被后人尊为六经,并以《诗经》为首。后因《乐经》亡佚,只剩下五经,所以从宋代开始纔有了《四书五经》的说法。而将《关雎》作为《诗经》第一篇,是因为其写的是后妃之德。

日复一日的忙碌使我们渴望摆脱日常生活中的喧嚣繁杂,慰藉自己疲惫不堪的心灵。于是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禅意生活。

——松原哲明

生活的本意是什么?或许,暂时还不能够给自己一个十分准确答案。但总有人由衷渴望让生活处处充满禅意美:简约内敛、自在高雅、清净无碍、智慧而拙朴!

禅意生活,是一种贴近内心的生活方式,是不带任何附加的渴望,所以,有人愿意将它视为生活信仰,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中不断体悟和践行。

现实中有些奇妙的力量,是从自己的心愿开始的。自从喜爱并向往禅意生活以后,那些让人能够安静下来的事物,比如:茶、香、古琴、书籍、素食等,像是人生中的突如其来,进入日常生活中。

因为素食,又常把禅意生活挂在嘴边,朋友们常惊讶地问:“呀,吃斋念佛了吗?看破红尘了吗?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玩耍不?”笑一笑,给她们的杯盏里续上茶。

禅,是佛家的吗?是

禅,是芸芸众生的吗?是

禅意生活,是不脱离日常生活的,有禅,更有生活。

禅意生活,是身心良药,有化烦恼为美好的奇特力量。素食、喝茶、焚香、抚琴、读书,看上去是一种美好的享受,若在生活中践行,便能体会到它们对身心的影响:能够让人内心清净、安稳、通达,让生活简洁有序。

人生有无数种可能,心怀一个向往,就有可能实现一些美好!禅意生活,是一种清净简约的生活方式,一种随缘自在的生活心态,一条笃定而从容的人生道路。

向往禅意生活的人们,终会相遇、相伴同行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